乐鱼在线登录
twitter facebook rss

穿越怪物,封锁和毒气,火车最后一站终将开往哪里?〖游戏不止〗 – 游戏资讯(游戏新闻)

欢迎收看本期的《游戏不止》,我是乔伊。

这期给大家介绍的游戏,剧情非常扑朔迷离。我们不知道在哪里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只见我们的主角红着双眼,拿着一把手枪在一个昏暗的走廊醒来。当门一打开,一双闪着白眼的黑怪向我们袭来。还来不及过多思考,下意识便将武器对准它开火。所幸这个怪物并不是很强,在一声枪响后它便就此消失。然而这个房间里的惨状不忍直视。想必这些被害者都是被刚才那个黑怪所杀。下一扇门的背后,还有两个更为凶猛的黑怪。这些黑怪到底是什么来头?

当我们继续前进,来到了一个大礼堂的地方。这里的人们并不理睬刚才的枪声,也不理会我们的到来,他们都闪着炫白的双眸。仿佛在举行什么秘密仪式。整个场景都充斥着一种难以名状的诡异感。直到我们不幸走下了一个通道……成堆怪物向我们袭来。

所幸,刚才一切都是一场噩梦。我们操作的主角是一名列车司机,刚刚从休假中结束,今天要回到岗位工作,门口的信箱带来了不安的气息。为了应对第二次入侵,很多居民和孩子要定期进行训练,政府也在紧急招募能修建“卫士”的人才。看起来气氛越来越紧张了。来不及细想我们赶紧前往车站报道。

作为一名列车司机,开火车是我们的本职工作。游戏的核心目的便是操作火车,把车上的乘员和物资平安地送达到目的地。

在换好制服后我们准备出发。但同事告诉我们最近出台了新的政策,由于很多地区都已经爆发混乱,列车不再如曾经那样畅通无阻。每个车站都提高了安全等级,我们的火车在抵达每个站点后,都需要拿到一个“通行码”,解除封锁线才能继续前行。虽然这让工作繁琐了不少,但至少在如今这个破败的世界里,大家都还安稳地活着已经很幸运了。在输入了通行码后列车缓缓启动,我们的游戏《最后一站》的故事也正式开始。

游戏的玩法不难,这辆实验原型列车在启动后,可以顺着铁道自动向下一站点进发。而我们作为列车员的工作便是保证列车的前行。在列车头可以存放医疗物品和食物。车头的中控台上,这台设备可以联系其他同事们,但不知为何他们都已离线。也能制作一些弹药和医疗物资,以及看到整个铁路行进的地图,点击这些站点能看到相关的信息。

车厢里只坐了我们一名同事,它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实验性的列车,电力系统还不是很稳定,需要随时留意车上各个部件的运转。特别是冒电火花的地方,会发生电力过载。你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维护下这些设备,不然会让整个车辆的设施陷入瘫痪,最终导致停车。

一路上我们可以看看风景,游戏在这一方面做得很不错。风景几乎不会出现重复的场景。随着一声汽笛响起,列车抵达了下一站点。

我们到站了。

游戏分为两个玩法板块,一个是刚才在车上所讲的内容。你需要维护和确保车辆前行,另一个便是每到一个站点。由于如今戒严的情况,我们需要下车来寻找通行码。

这座小镇目前还很安静平和,人们还未受到外面太多风波的影响。游戏的角色对话很特别。只能看到和你交谈的NPC对你所说的话,而你说了什么是看不到的。必须靠对面说话的内容来猜。同时和这些NPC交谈,有些会上你的列车,和你一同前往下一个目的地。一番探索后拿到通行码,成功的输入后就能解开封锁线,让列车继续前行。需要注意的是通行码是随机生成的,你不可能依靠背板直接绕过这些站点。

每一次车上的运作和车下的探索,便是游戏的一关内容。

乘客们在后面的车厢侃侃而谈,而我们没有兴趣加入其中,望着车窗外的阴云密布,列车系统上一个同事都不在线,心里渐渐弥漫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火车来到了中央车站,我们仍然需要下车拿到通行码,大量防暴军警在此戒备,一些乘客在抱怨,前往南方的车票已经被全部取消。人们在紧张地讨论“卫士”的进度,避难所的修建,以及第二次入侵。我们没心思去细细打听,拿到通行码后便继续前行。

天色渐晚,列车抵达了紧急车站。所有旅客需要在此下车,该站已经被军事管制。大量伤员在医院里堆积,他们身体里渗透着黑水,医护人员在紧急地救治。远处传来各种爆炸声,看来这里已经抵达了冲突的最前线。军营中的几个军官在阴冷地谋划着什么,见到我们的到来他问主角,你这趟列车的目的地是哪里?

然而当我们告诉这名军官是前往威尔斯特里姆后,他的回答让我们十分意外。

“威尔斯特里姆已经不复存在了”

由于南方极其危险,如今要前行只有依靠列车系统。于是他们强制征用了我们的列车,交给了我们一个绝密任务,希望我们把一个重要货物带到新科斯菲尔德。并且要求我们沿线营救幸存者。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也只能遵守这个命令。跟着货物一起上车的还有两名负责护送的士兵。诡异的是,经过一个隧道之后,两名士兵瞬间消失不见,只留下两滩血迹留在座椅上。

如果说前面每到一个站点只需要简单的探索,就能拿到通行码。那么接下来的每一个站,我们将面临极其可怕的事情。车站横尸遍野,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了一把手枪,虽然子弹不多,但至少有了一点自保的能力。并且根据车站内的时刻表和火车上的编号,可以知道我们操作的主角叫做爱德华。

在这里我们见到了梦境中的怪物,他们见到活人便会奔袭而来。游戏的战斗设计便是收集各种物资和武器。在站点中寻找通行码和幸存者,同时和这些凶残的怪物战斗。

如《生化危机》《恶灵附身》等游戏一样,《最后一站》也是一个相对简单的资源管理型游戏。武器弹药相对稀少,需要合理利用手中的资源。游戏有爆头机制和距离衰减机制,爆头能对怪物造成大量伤害甚至能一枪致命。保持安全距离射击,距离过远威力会有所衰减,或者冒着风险抵近射击,子弹能穿透它们的身体能击中更多的怪物。有些房间别着急进入,可以将玻璃打碎看到里面的情况,以免被怪物给伏击。

如果你不幸打空了子弹。可以利用肉搏或者闪避来应对这些怪物,也能拿起一些桌椅板凳等家具向他们砸去。或者投掷油桶等爆炸物来造成更多的伤害。在对抗这些怪物的寻找通行码的同时,还需要翻箱倒柜收集各种物资。

越往后走,我们发现事态已经越来越严重。黑怪也变异得越来越扭曲。出现了会自爆的奇行种,也有身着重甲的防暴黑怪,甚至还有Witch的出现。这些怪物的不同特质也需要有不同的应对方法。例如防弹黑怪能抵挡我们的枪弹,这时候就需要一记蓄意轰拳来揍飞它的头盔,或者跟塔科夫里面对重甲的敌人用武器修脚。

到游戏中后期我们还能获得更为强力的霰弹枪和冲锋枪,以及各种武器配件来提供加成。到达某些站点,我们也能将四处搜刮而来的物资和金钱进行交易,以保证我们列车物资的充足。

越往后走,我们救的幸存者越多,他们的状态不一。有的幸存者找到他的时候,就已经受伤并血流不止,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,他就会死亡(请患者不要死在走廊上音效)。有些乘客上车一会闹着就饿了,我们还要扮演乘务员来送餐(花生瓜子矿泉水,啤酒饮料八宝粥,来脚收一下)。还要当机械师来维护车辆设备,如果你能顺利保证他们的存活,等到站后他们就会给你资金和物资的奖励。

在每一站的探索中玩家会发现零零碎碎的信息,幸存者上车后,也能够通过他们之间的对话逐渐了解这个扑朔迷离的剧情。游戏流程并不长,本体流程在4-5小时就能够通关,有20个站点需要进发,同时还有个流程在3小时左右的DLC《唯一的背叛者》。

在DLC内新增了玩法机制和武器,玩家扮演的是另一名司机。与本体相比,除开寻找医疗包和食物,还需要额外寻找供汽车使用的汽油和饮用水。而怪物的种类也越来越多,甚至把怪物打倒了,它还会追着你啃。在探索过程中,还会发现其他幸存者,我们选择性能携带一名乘客一起前往避难所,在路上不同的幸存者,还会跟我们分享他的故事。

这个DLC会补充本体的故事,如果想完整地了解剧情,这个DLC几乎是必买的内容。军队要求我们运载的绝密货物是什么东西?20个站点的《最后一站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

——以下内容涉及结局和剧透,请谨慎阅读——

这个游戏的剧情非常晦涩,甚至打通关了也不知道讲的什么。需要大量结合游戏中的对话,文本等信息,才能拼凑出大体的游戏剧情。如果你看不懂这游戏的剧情,或者对这款游戏不感兴趣的话,那我来简单讲讲游戏剧情吧。

故事发生在一个虚构的世界,100多年前的某一天。这个世界遭受了第一次入侵,没有人知道“它们”是什么。

“它们”从高空中往地面投放了大量的胶囊,这些胶囊落地后会散播一种未知的气体,接触到这些气体的人类,会受此感染浑身冒黑水,最后演变成游戏中的黑怪。

人类对于这些毒气的散播难以招架,许多人就此感染,世界陷入了一片混乱。直到某天“它们”暂时停止了攻击,才给了残存的人类一丝喘息。

第一次入侵让整个世界损失惨重,导致政治和社会的解体。大量胶囊产生的毒气,使得很多区域变成了沦陷区。哪怕长达很多年,那些毒害影响依旧存在。仅存的人类重新组建了新的国家和议会。只能寻找一些没被污染的地方建立定居点,并通过一条条铁路重新连接。在这一百多年间一点点重建整个世界。

人类始终忌惮着“他们”。为了避免惨剧的重演,政府修建了大量的地下避难所。想尽一切办法,就为了避免遭受怪物和毒气的袭击。沦陷区的难民大幅迁徙到新的定居点,这让不少原住民对此感到不满,两者之间也充满了矛盾。

在这百余年间,人类多次尝试前往沦陷区,试图在里面寻找对抗“它们”的方法。但派出去的几千名“调查兵团”们,仅有少数几人能捡条命逃回来。然而这些人类的牺牲并非没有价值,他们在沦陷区发现了不少外星科技遗留物。大概判断出了第一次入侵可能是地外文明的所为。我个人推断大概是在游戏某些幻境场景和资料中,这些外星文明如同和月亮一样并行存在,并高悬于上空一直虎视眈眈地看着人类文明。

人类新组建的议会便加以研究,开始着手打造“卫士”计划。所谓的卫士,便是人类为了抵抗再次到来的外星入侵,所制造的一台巨型战斗机器人。

同时人类也一直没放弃对胶囊毒气的研究。他们后来发现所谓散播的毒气可以强化人体细胞,使人变得更加敏捷和强大,瞳孔变白,甚至还能够延长寿命。但绝大部分人类在吸入后无法承受,演变成了黑怪。只有极少部分人类承受了下来,变成了更为强大的新人类。

一些秘密组织在发现这些事情后,开始暗中进行着人体实验,试图掌握这种进化的能力。

直到我们游戏的开始,106年后第二次入侵到来了。这次议会封锁了消息,所有人都蒙在鼓里。军队也暗中接手并控制中央车站,做好对抗入侵的准备。大量的城市,定居点和人类再次被胶囊毒气所变异,而我们驾驶的列车竟然成了人类最后的希望。

和前面说的一样,我们的主角临危受命,承担起替军方运送货物和搜救人员的工作,一路上我们的同事会通过列车的通讯系统,和我们进行联系,我们也试图了解发生了什么。但总会聊着聊着对面人突然离线,从此以后这些同事便接连消失,了无音讯。

当主角将军方的货物安全的运送到站,卸货的人催促着我们赶紧离开这里。原来这座城市已经被胶囊袭击。城市里横尸遍野,情况十分严重。我们卸完货后赶紧离开。然而列车还未驶出不远,刚刚停留的城市闪过一片白光,一朵蘑菇云腾空而起。

原来我们运送的货物是一枚核弹,而刚才的城市也就此消失。情况已经危急到军队必须出此下策了吗?成功的护送生还者到达了工业城市里斯托,我们暂时安全了。当地站长让我们稍作休息,待会去见市长亚当。

在我们前往市长办公室的路上,可以看到这里的市民们依然在正常生活着,这里还没有受到胶囊和黑怪的袭击。但是站台后面的车祸现场中,却留下了红色的血液与黑色的液体,里斯托真的安全吗?

我们找到市长亚当时,他交给了我们新的任务。这座城市有一个能量核心,平时作为整个城市的能量供应。一旦失去了能源,城市的防御会瓦解,面临入侵的风险。 但现如今战争已经爆发,根据议会的协议,为了全人类的生死存亡。市长把这颗仅存的核心交给我们,让我们送往大都会站用于启动卫士的核心能源。在这座城市我们还遇见了一位老人,他是第一次入侵的幸存者,和我们讲述着那次入侵的历史,似乎受气体的影响使得身体产生了部分进化,双眸也变得一红一白,如今年龄甚至超过了百岁。

在装卸核心的间歇,我们突然想起来了女儿还留在家里。于是赶紧找了个电话亭向家里播去,然而等待许久女儿并没有接电话。

怀着惴惴不安的心,在装载完货物后,我们便启程前往科研避难所。看着城市渐行渐远,我们明白在交给我们核心后,里斯托这座城市将在不久就会沦陷。而我们带着全人类的希望只得继续向前进发。

一路上残破的城市与野外的胶囊也在暗示着人类的惨败,途中经过的城镇早已被毁灭,河流小溪也流淌着黑色的液体。甚至连一座已关闭的避难所也难逃厄运,而我们只能在废墟中寻找生还者,帮助他们逃往下一个安全区。

此刻DLC中的主角彼得,则开着车一路经历我们之前曾到过的车站。中央车站现已破败不堪,火车站的墙上出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爪痕,仿佛在宣告着人类的节节败退。彼得甚至在来到了刚才的工业城市里斯托,由于核心已经被主角运走了,城市防御瘫痪使得这里已经沦陷。我们在这见到了一个拥有超能力的人——牛仔亚瑟。

这个人的背景是个谜,但根据我结合游戏中的蛛丝马迹。大概推测亚瑟在第一次入侵的时候是一个普通人类。遭到毒气感染后非但没有成为黑怪,反而进化成了极其罕见的新人类。也许这个进化案例非常成功,亚瑟可能成为了“它们”的代理人,甚至让他拥有了随意穿越空间的能力,如同黑客帝国的随意穿越到各地区的门一样。借助亚瑟用于推动“它们”的入侵计划。在此之前牛仔亚瑟穿越到各地,哄骗国家总统和卫士的建造者“铁匠”。让他们放弃抵抗,不然后果非常严重。最终总统答应了合作,而铁匠则强硬地回绝了他。

此刻牛仔亚瑟正在威胁市长亚当,因为他对市长把能源核心交出非常不满。

经过后续的调查发现,原来有部分人类面对外星入侵选择不抵抗,组建了一个“降临教会”。这些人极度不信任政府,认为外星人是好的,是为了帮助人类的进化。于是他们抓一些幸存者来做人体实验。为的就是希望能借助毒气之力,使自己进化成新的人类能长命百岁,并期待外星人的早日降临。

最终牛仔亚瑟穿越而来找到了彼得,告诉彼得由于自己受更高的势力把控,自己不能随意杀人。如果彼得能帮助他杀掉一个人,就保他在这场入侵中活下去。

在一番思索后,彼得答应了这个提议。亚瑟告诉我们下一个进入这个门的人,就是我们的目标。说完便就此消失,外面传来了枪声和脚步声。门被打开了,一名列车司机走了进来,并询问要不要跟他前往避难所。

而这名司机,便是我们主角爱德华。

彼得见到爱德华后,受良知的影响最后放弃了刺杀。随着列车在黑暗的隧道前进,我们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叫作“特别会”的组织,刚刚的市长亚当和牛仔亚瑟都在这里。他们似乎在策划着什么。市长亚当让主角赶紧离开此地,告知我们人类还有机会。也许是相比于亚瑟的空头支票,他们抱着仅存的希望,更愿意相信和他一样同为旧人类的主角。

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,正如DLC名字写的《唯一的背叛者》,很多人觉得这个叛徒可能是亚瑟这个新人类对于旧人类的背叛。也有可能是彼得这个旧人类,对于新人类演变大势的背叛。

离开这里后我们来到了位于雪山山顶的一座避难所,彼得和其他幸存者得以获救。这座大型的避难所是一座科研基地,建在了地底深处。而他们研究的就是“卫士”的中央处理器。

最后一块拼图取得了后,我们最终成功的将货物送到了人类最后的壁垒——停放卫士的大都会站。

卫士静静地屹立在这里,等待着能源核心的安装以及控制系统的接入。在横跨整个大陆一圈顺利完成任务后,其他人劝说我们留在相对安全的大都会,卫士即将出击迎战敌人,整个城市开始戒严,城门即将关闭。

而大都会里的人们似乎正在忙着最后的工序,城市里的小商贩早已收摊回家,大街上也不见行人。悬空的阁楼里不见主人,画家则在屋子里描绘出“卫士”出征前的末日景象。

这是任务的最后一站,但不是我们主角的最后一站。因为一路上主角往家里拨打了几次电话都无人接听,此刻我们只想赶紧回到家,确认女儿的安全。我们越过封锁抗命驾车前行,在离开的路上,卫士如一枚火箭一样缓缓升空,去和“它们”展开关乎人类命运的决战。

途中抵达经停站,为了寻找通行码,我们遇到了牛仔亚瑟。似乎在这里等我们好久了。他缓缓地吐了一口烟,云淡风轻地说到:

“看来这一次轮到我搭你的车了”。

同时告诉了主角,我们是唯一幸存的人。由于总统的选择不抵抗,暗中阻止了城市防御设施的建设。使得卫士发射时,产生的强大气流没有任何阻挡,最终将大都会被夷为了平地。

那些选择反抗的人要不都被除掉了,要不都死在了大都会。剩下的人都已经进化成为了新人类。

而我们的主角爱德华,如今可能是这个世界上仅存还未进化的旧人类。或者说,我们的主角,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类了。

但很不幸的是,之前我们已经接触了不少胶囊产生的气体。之所以没有发生变异,全都是靠着这辆车所放出的辐射,抑制着我们细胞的变异。

亚瑟吐了口烟圈,语气中很是期待地讲到:这辆车已经快保护不了我们了。他来到我们面前,就是想见证我们的进化,当我们完成转变,所有旧人类将不复存在,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。

就在我们即将抵达终点站时,列车失去了动力,慢慢地停了下来。我们已经无心理会亚瑟所说的一切。如今只想赶紧回到家中,看看女儿的安危。

我们发了疯似的越过封锁,而一路上我们再也看不见一个活着的“旧人类”了,一座座陷落的小镇犹如旧人类的墓碑。

而后我们见到了更为绝望的一幕。承载人类希望的卫士,伤痕累累地倒在了地上。身上布满着诡异的爪痕。看起来“它们”太过于强大了,人类最尖端的科技结晶,在“它们”的面前如玩具机器人一般不堪一击。

失去列车的保护的我们,身体里的细胞开始转变,主角猛烈的咳嗽吐着黑血。但他的信念只有一个,那便是回家。随着家的距离越近,我们的状态也越来越差。亚瑟则一路穿越而来,饶有兴致地在路上观察我们的演变。

看起来亚瑟说的没错,沿途的新人类也越来越多,它们都闪着雪白的双眸。甚至在一座教堂里,非常多的新人类聚在了一起,就像游戏初始的梦境一样。已经进化成新人类的总统,在这里发表向众人发表演讲:等传送门的建成,“它们”就会送来物资。我们顶着猛烈的咳嗽,身体已经难以承受转变的发生。

最终我们回到家里发现空无一人,女儿也不知踪影。亚瑟再次出现,如同等待开奖一样见证主角的变化。是顺利成为一名新人类,还是转变失败变成可怕的黑怪。

很可惜,最终我们无缘加入这个新的时代。成为了旧时代的变异残次品。亚瑟猛吸了一口烟,掏出了猎枪,口气略带遗憾和怜悯地告诉我们,他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。

枪响之后,我们无从得知在第二次入侵中,是否还有旧人类在避难所中幸存下来,转变成的新人类又是否是一个好的出路。我们也无缘见证这最后的一切。

唯一还值得慰藉的是,曾经温暖的家作为我们出发的始发站,也成为了我们的最后一站。

感谢收看本期的游戏不止,喜欢的观众朋友们可以关注点赞收藏转发,我是乔伊,我们下期再见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Submitted in: 科教资讯 |